中国发展网

投稿邮箱:price@chinadevelopment.com.cn
  • 点击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> 价监与反垄断 > 局长论坛

对话国家发改委价监局局长张汉东:保持高压态势维护市场秩序

2017-07-10 10:37     中国医药报

□ 本报记者  落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记者:国家发改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原料药垄断的?

张汉东:2010年前后,我们就已经注意到原料药垄断问题,并着手调查山东潍坊顺通医药有限公司的垄断情况。2011年,我们对该公司开出了罚单,这是我们在药品垄断也是原料药垄断方面的首张罚单。那时我们对国内药品反垄断还处于摸索阶段。我们对医药行业垄断行为做全行业关注,是从2012年开始的。近些年,我们持续关注着包括原料药在内的医药垄断问题,已查处了一些违法行为。我们关注医药行业垄断,不仅是为了稳定药价、配合医改、关注民生,也与我国医药行业的发展有关。在市场经济完善、医药行业高速发展的背景下,一些医药经销商将垄断作为投资盈利的方式,这对市场经济和行业发展都造成了伤害,这也是我们持续关注医药行业垄断问题的原因。

记者:我国原料药垄断的现状如何?

张汉东:国内原料药行业的垄断多发生在小品种上,体量不大,但与广大患者息息相关。一方面,原料药就份额来说在医药领域所占比例很小,影响力有限。另一方面,原料药行业的垄断不是全行业的,它常发生在小品种上,影响的企业也比较有限。此外,通过国家执法机关这几年持续打击,原料药行业的垄断情况近年已经有所好转,但是和老百姓的期待仍有差距。这也是我们执法的重点。

记者:今年2月,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对医药企业阻碍反垄断调查开出的首张罚单,这有何意味?

张汉东:隆舜和公司因阻碍反垄断调查被罚款12万元,这是执法机构对阻碍反垄断调查行为首次开出罚单。在反垄断调查中,我们经常遇到企业的阻挠。国家发改委执法人员去美敦力做反垄断调查时,被“困”6个小时,期间负责人不出面,员工不配合。在其他企业取证过程中,我们也常遇到突发事故,要么断电断网,要么数据被删。但像这次在隆舜和遇到这么激烈的阻拦,确实前所未有。这次调查中,企业极力掩饰证据,他们不仅从调查人员手里抢走U盘,扔到对面的房顶上;趁调查人员不注意偷偷取回U盘,被发现后还试图用另一个U盘蒙混过关,企业的种种行为已经违反了《反垄断法》。我们这次开出罚单,一是因为企业的对抗行为确实严重,对企业做出惩罚;二是想教育企业,不要存在侥幸心理,对抗不会有助于问题的解决。此外,我们对隆舜和公司涉嫌价格垄断的调查也在深入进行。

记者:有企业为被罚叫屈,认为自己没有把原料药价格抬得那么高;也有企业辩解,自己是被低利润所逼。对此,您怎么看?

张汉东:我们的处罚,是以调查出的客观数据为凭证,而不是以企业的主观辩驳为准。如果企业觉得产品利润难抵成本,解决的方式很多,可以根据成本变化情况自行调价,但不能通过价格垄断的方式。只要是因成本上涨而进行的合理调价,不构成不公平高价等垄断行为,就是可以的。通过垄断制造不公平高价,肯定行不通。

记者:有人认为,原料药垄断屡罚屡犯,是因为违法成本低,觉得治理垄断应该重罚。对此您怎么看?

张汉东:《反垄断法》对垄断企业的处罚有明确的标准。作为执法部门,我们要做的就是严格执法,用证据做判断,按标准来处罚。在法治社会,执法部门要依法执法,不能为求效果而丧失理性,做出违法的处罚。执法机关将保持高压态势,发现一起严厉查处一起,绝不姑息,通过坚持不懈的执法,相信形势会有一个根本改变。

记者:据悉,国家发改委主持的“汽车业反垄断指南”等六部反垄断指南的编制工作已近尾声,针对医药行业是否会编写类似的指南?

张汉东:我们现阶段的工作重点还是摸底垄断情况,规范企业行为。并不是说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计划,只是目前医药行业垄断情况复杂,我们了解有限,更务实的做法是了解行业状况,加强执法和宣传,通过严格执法,整顿医药行业竞争秩序,保护消费者权益。至于反垄断指南的编制,还要等待时机成熟。

记者:对原料药反垄断,国家发改委接下来将怎么做?

张汉东:继续对原料药各类垄断违法行为保持高压态势,我们不会因为体量小而放松原料药市场的监管和反垄断调查。去年,我们已经做了摸底调查,对原料药垄断的地区、方式以及垄断者身份都有了较深入的了解。今后,我们将持续关注原料药垄断现象,加大执法力度,维护竞争秩序,保护患者权益,为我国医药行业的有序发展做出贡献。

【责编:高杨】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